犀牛手札442:谷歌智慧城夭折,乌托邦美梦破灭,多伦多房地产何去何从?

2020年是神奇的一年,必将永记史册。多伦多谷歌现代城的覆灭,也将是其中的一笔重彩,被后人反复揣摩。

5月7日,多伦多上演了现实版的玄幻、魔幻大片:一个存在了2年多的事实,居然只是一场梦!

“人行道实验室(Sidewalk Labs)首席执行官丹·多克罗托夫(Dan Doctoroff)一早宣布,由于疫情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中止多伦多湖滨智慧城的开发项目。原文说“在不牺牲我们与多伦多共同开发的计划的核心部分的情况下,要使这个12英亩的项目在经济上可行,已经变得非常困难,我们要建立一个真正包容的、可持续的社区。”

到底发生了什么?谷歌真的是因为疫情放弃了筹划了这么久的智慧城项目吗?

咱们先来回顾一下这场梦。2017年10月,谷歌的姐妹公司“人行道实验室(Sidewalk Labs)”和三方政府机构Waterfront Toronto(多伦多滨水区)决定共同开发多伦多东侧湖滨Quayside地区,要通过技术和城市设计的创新,建造一个可持续发展和可负担的社区。”

下面是Sidewalk Labs的原计划:1. 2040年前创造44,000个全职永久就业岗位,共93,000个就业岗位;从2040年开始GDP产出142亿,年税收43亿元;2. 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幅减少85%,成为“北美最大的气候正效益区”;3. 建设一个对行人和自行车极为友好的社区,铺设加热自行车道和智能交通信号灯,采用无人驾驶车辆和地下无人自动送货系统,为每家每户每年节省4000块交通费用;4. 为行人准备一个93%的自由空间;5. 世界上第一个纯木、模块化建造的社区,40%的住房售价低于市场价格,50%的房屋为长期廉租房。

梦开始后的2年半,发生了什么?

1. 多伦多东部湖滨地区从废地一跃变成谁看谁爱的香饽饽,不说本身的价值,即使是周边的Regent Park;东约克、世嘉堡南部地区,房价和地价也翻了一番,成了多伦多最耀眼的明星(最亮的仔);2. 多伦多成为世界级的明星创新城市,频繁登上各国新闻头条。

谷歌现代城是怎么死的?

谷歌智慧城市的乌托邦美梦死于:

  1. 激进思想相对于保守思想的失败:
  2. 项目直接参与的双方方对智慧城未来的不同预期;
  3. 项目牵扯各方的利益纠缠和博弈;
  4. 对未来的想象为导向的风险投资模式,相对于脚踏实地,追求成功率的的稳健模式的失败

谷歌希望能在更大的版图(190英亩)上实现自己的计划,而政府只批了12英亩,其中有16倍的差距。大家可能对12英亩有多大,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谷歌现代城边上Tridel的Bayside地产项目有13英亩,ELAD的Emerald City项目有35英亩,Concod的City Place项目有45英亩。12英亩,你让谷歌怎么玩?另外,谷歌希望可以实现无人车、人工智能、全自动送货机器人、模块化建筑这些未来技术;而众多的社会团队却对个人隐私保护的兴趣远远大于信息共享带来的利益;以及不愿看到中心的地段出现一个40%都是可负担房屋的区域(bmg江南style)的房地产大鳄,都不会允许谷歌智慧城市变成现实。

经过2年半的发酵,多伦多智慧城这块大饼越来越大,牵扯的利益越来越多,实现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小了。

不谈利益分配,2年半的美梦结束后是什么现状?

勉强可以算是三方共赢,多伦多政府和房产投资者拿到了实际的好处和名声,“人行道实验室(Sidewalk Labs)”实践了在现实中的发展模式。

不纠结于结果,咱们来解析一下这场梦是怎么造的?

到底事实是什么?是真实存在的事物,还是所有人假象的共同体?尤其是在公众和操作机构的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事实好像也具有了不确定性。难道一个量子世界就这么开始了?

从这一系列操作中,我们能学到什么,多伦多房地产未来该如何投资?1)对太美好的事物始终保持警惕2)多伦多东部的未来仍然看好,但是短期的超溢价会被抑制3)多伦多本质上还是一个保守的城市,投资要以稳健为主,要瞄准人群的走向,离理想、梦想和不切实际的概念远一些。

对这个事情的个人感受

失望,美好事物破灭的失落感,梦想面对现实的脆弱;不过也很幸福,至少我们曾经真实的拥有了谷歌现代城2年半的时间。虽然美梦终会醒,但是美好的感觉会伴随往后余生。

本文完成于2020年5月10日,文章为犀牛原创,允许转载,但请务必保留作者及原文链接。我是犀牛,我在多伦多用“工匠精神”做地产。欢迎访问地产犀牛官网(TeamRhino.ca),订阅微信公众平台“多伦多地产犀牛”(号码:Toronto-RealEstate),和我一起“价值投资房地产”!

Share Button